国产JJIZZ一区二区三区不卡&纯爱无遮挡H肉动漫在线播放&亚洲AV永久无码天堂无码&久久国产视频人人爽人人

        <tbody id="fmsip"></tbody>

        <track id="fmsip"></track>
        <bdo id="fmsip"><dfn id="fmsip"></dfn></bdo>

        <option id="fmsip"><span id="fmsip"></span></option>
        <bdo id="fmsip"></bdo>
        <nobr id="fmsip"></nobr>
        樓 盤
        出 售
        出 租
        商 家
        圖 庫
        新 聞
        加入收藏
        用戶注冊
        用戶登錄
        天臺房產網手機版
        • 直 通 車金立房產 友佳房產 首輔房地產
        首頁 >火爆話題> 正文

        北京后現代城托管給青宿平臺被換鎖收不到房租

        來源:北京晚報作者:發布時間:2020-4-21點擊: 人次

        位于東四環附近的后現代城小區,張先生站在自家房子外一籌莫展。房屋已被中介公司換了鎖,他無法進入。

        兩年前,張先生將自家房屋托管至一家中介公司,每月按時會收到房租。今年1月底,張先生沒有如期收到房租,此后便再難聯系上房屋維護人及中介公司。

        疫情之下,遇到了房屋租售糾紛的還有宋先生。春節前,宋先生買了一套三居室,打算春節后再賣掉自住的兩居室,賣房款變成換房首付款。時至今日,交納首付款的日子臨近,自己的兩居室卻因客源少而無法脫手。

        在疫情中遇到的房屋租售糾紛是否屬于不可抗力?面對這樣的糾紛又該如何解決?

        托管房屋

        收不到房租

        收不回房子

        東四環旁的后現代城小區,張先生的房子已經空了兩個多月。兩年前,他將自家房屋托管給中介公司,簽了托管五年的長約。“每個月基本上都能按時收到房租,有的時候會晚一兩天。”

        而今年1月底,房租卻沒有如期而至。

        “本以為是因為過年了,可能年后就能打錢。”春節后,張先生與房屋維護人聯系時發現,電話與短信均已無人應答。簽約時,中介公司稱不設押金,每月定期支付房租。“我手里沒有押金,一下子找不到他們了,感覺就不太好。”

        返回后現代城小區后,張先生發現小區中有許多業主有著與自己類似的遭遇。面對已經換成了密碼鎖的房屋,張先生無法進入。“因為孩子上學的原因,我們在別的區租房,每月租金一萬元,相當于以租養租。收不到房租后,對生活影響很大。”

        張先生將房屋托管給青宿托管平臺,該平臺將房源長租后改造成民宿,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民宿遭遇無人入住的窘境。

        從事民宿經營的王女士表示,自己曾經在某小區中有30多套民宿房屋,疫情發生以來,春節期間的訂單全部取消并全額退款。“房子就一直空下來,通過與房東協商,幾乎都賠了一個月的違約金,損失超過40萬元。要是租房時沒有留押金的話,托管方鎖門消失后,房東就很難受了。”

        記者多次與青宿托管平臺、房屋維護人進行聯系,電話始終無人接聽。

        房屋租賃平臺“看房狗”負責人李貝克表示,疫情對租房市場影響較大,尤其是一些民宿經營者。部分托管公司使用“押零付一”的方式在市場中收房,同時為房東提供一份長約。“但是這樣的方式,對房東來說一旦出現類似問題,房東利益得不到保障。對于這樣方式的收房行為,房東應該有所警惕。”

        “現在能想到的是打官司,要不就直接開鎖破門,然后再找租戶。”面對無法進入的房子,張先生除了氣憤更多的是無奈。

        先買后賣

        看房人很少

        已近違約期

        “腸子都要悔青了。”家住順義馬坡附近的宋先生遇到的則是房屋買賣難題,幾個月來,一家人常因為換房而情緒低落。

        去年年底,宋先生看中了一套三居室,同樣在他居住的小區中。“談好價格就簽了合同,付了20萬元定金,并約定2020年6月1日交首付款。”

        自己的兩居室也在中介的網站上掛牌出售。“我的房是個不到90平方米的兩居室,又是南北通透,中介告訴我這個是小區里緊俏的戶型,很快就會成交。”

        但是,一切并未如宋先生所愿。

        因疫情原因,中介人員在春節后鮮有復工,小區嚴控人員進入。宋先生的房子一直無人問津,而約定交納首付款的日子卻一天天臨近。“真著急啊,每天都在催中介,但是一是很少有人看房,二是小區很難進。”

        “需要買我房子的人給我首付,我才能付那個三居室的首付。”中介人員給宋先生算了出售的最后日期,超過4月下旬房屋再未成交,程序便很難走完。“我面臨著違約,20萬元定金就得給人家了。”

        翻看合同時,“不可抗力”原因讓宋先生猶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在向多名中介人員詢問后,得到的兩種答案讓他更加迷惑。“有的說屬于,有的說不屬于不可抗力。”

       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盧明生表示,此種情況不應在不可抗力的范圍中。即使沒有疫情發生,也無法保證能在約定期內售出房屋。“疫情可以說是一個因素,如進行訴訟,買家可申請酌情減少違約金數額,但是能不能減,能減多少并不確定。”

        “這種情況不適用于不可抗力因素,無法因此對已有合同進行解約。”北京浩勤律所主任律師于娜認為,因疫情原因,一些房屋出售、交易會遇到問題。“目前沒有相似案例,可以與賣方協商簽訂補充協議,要求適當延長約定時間。但是在合同期內首先不能違約,也應在此期間保留好相關證據。”

        宋先生通過中介與賣方溝通簽訂補充協議,但是對方并不同意。“我做了最壞的打算,就是那20萬元定金賠給他了。”

        (編輯整理:天臺房產網

        天臺房地產網微信公眾號
        關于我們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視頻中心
        Copyright © 天臺房地產網· 浙ICP備08010913號-7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技術支持 臺州通聯網絡-臺州網站建設-網頁設計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fmsip"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fmsip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bdo id="fmsip"><dfn id="fmsip"></dfn></bdo>

              <option id="fmsip"><span id="fmsip"></span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<bdo id="fmsip"></bdo>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msip"></nobr>